Homoquaerens

cover

Avui més que mai estem cridats a viure del cultiu de les nostres capacitats creatives innates, enlloc de fer-ho de l'explotació de persones i de la terra considerats com recursos. La com-plexitat del món actual és tan gran i canviant que les elits econòmiques i polítiques ja han mostrat que no la saben gestionar ni governar. Per a la supervivència i felicitat de la hu-manitat, cal doncs que la majoria de la gent cultivi la seva creativitat. No podem esperar que ningú ens ho doni fet.

前言 作者:乔瑟·玛丽亚·巴萨特 (Josep María  Basart)

谈论世界这个主题本来就是不容易的事,甚至不可能。纵然在某些形式上,全球化正迅速蔓延,无论你接受与否,世界仍是那么地多样化。而我们似乎都意识到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复杂和波动的时期。我们日复一日像失去了方向一样,不能清楚地感知未来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政治、经济、哲学、法律已经不再依循传统的方案,并且已经位于一个被荒凉的地位,而往往缺乏一致性甚至非理性。我们已经没有放弃或保留的选择。同时,我们意识到人类生命的连续性正处于危险之中。大自然对我们改变生态系统平衡到了什么样的程度给了我们明确的信号。

换句话说,我们正处于全球性的社会、生态和经济危机之中。从现在开始什么能指导我们?如果我们可以信任的领导仍然存在的话,他们又在哪里?短期和中期的新目标应该是什么?我们应如何实现这些目标?我们是否能够建立一个既有效而人性,并让所有人都能接受的行动范式、原则或准则?

乔马·奥古斯提(Jaume Agustí)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有思想、雄心勃勃、原创而勇敢的建议。 让我们找回对自己的信心,让我们鼓起勇气,始终扎实地站在地球上,从大胆的角度来面对所有这些问题。这是一个可能被描述为乌托邦的项目,但不是暗示一些不可实现的东西。这是以三种不同的方式,无论是在个人层面上或是集体层面上,提出一个理想并可以作为我们在做不同而多样决定时的参考框架。

他的方法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就物种而言,我们已经达到让我们的生活充满创造力并依靠创造力而生的发展水平。创造力必将成为我们现在后工业历史阶段的新发展轴心。也就是以一个作为我们选择及行动的基础、规则和方向的轴心。

创造力建立基础。因为属于我们的实质创造力和它在人类具体表现形式中的现实创作自由,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不可言喻亦无可束缚。创造力指引方向。因为它具有构成人类的创造能力。这种相互依存的能力,彼此之间自然合作并相互补充。创造力是气质。对我们而言,它是常见而垂手可及的。然而,需要靠个人的修养才能将它充分地体现出来。它能抵消我们经常透过统治和剥削关系所表达的暴力冲动。实际上,创造力有调节整合的功能。因为它的目的是把当前技术科学的功能、智能等特征与我们在世界各地古代智慧传统中找到平衡,并把它們和谐地整合在一起。

总的来说,这项建议呼吁我们在所有领域和各阶层尽可能开放,不断进行反省、研究和创新。从动态和自由地确定的价值观,认识我们与生具备最活跃、最能激励我们的东西。为我们的日常行为赋予意义,同时也让我们不要放弃我们真切的渴望。

学习内容

  1. 感受现实的创作自由
  2. 识别创造力 CC (Creative Capacities)
  3. 培养创造力CC 作为效率和幸福的源泉
  4. 识别创造力CC 的盟友和对手
  5. 当前的对手:一个剥削的社会
  6. 如何在整个社会结构中重新分配权力
  7. 智慧先于知识
  8. 功能智慧、价值智慧和解放智慧三者之间的平衡
  9. 步入创造力作为新的生活方式
  10. 从智人(Homo sapiens)到奎勒斯人類(Homo quaerens 音译)的文化变异: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和新希望

作者简介

我8岁的时候,有天在往学校的途中下着雨,因为那时我读了一篇有关发明家爱
迪生传的短文,我兴起想发明一种能遮雨的东西。但后来我才知道那样的东西早
已经被发明了,那就是我携带的雨伞,简单而且好用。虽然我什么也没发明,但
从那时起,我开始体验猜测我用的东西为什么被创造的乐趣,沉浸于人类创造的
神奇世界,一个让我着迷并征服了我的世界,到了无法自拔的情况。自我得到原
子和分子物理学博士学位后,便从事人工智能研究,三十多年稳定的职业生涯 。
然而,我感到科学研究与其他人文学科研究领域之间缺乏对话。因此,让我更深
入研究智慧与人类幸福有关的问题。我试图将我年轻时现实创造性自由的中心直
觉与满足当前社会的需求联系起来。我清楚地看到这种创作自由是人类生活的真
正基础,而历史也显示了,生存和社会幸福都需要创作自由。